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教育新闻 >

阅文业绩增长65%背后:新原创文学时代的开启

发布日期:2021-07-17 00:28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从1998年台湾蔡智恒(痞子蔡)在BBS上连载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大陆网络上迅速传播作为开篇起算,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已经走过了22年。而这二十二年的变迁与精髓或许全部可以从阅文旗下的网文平台上找到答案。

  3月17日,阅文集团(00772)公布2019全年业绩。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19年实现总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毛利润为36.9亿元,同比增长44.3%;净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21.9%,高于此前市场预期。其中,在线亿元,版权运营收入同比激增341%至44.2亿,以IP为核心的多元变现取得成果,优质内容长期价值的可持续性正逐步凸显。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表示:“2019年,我们持续为用户提供优质的阅读体验,实现了多个重要的里程碑。我们引入了更多的新生代潜力作家,提升了内容品质及题材多元化程度,持续培育和壮大文学创作平台和用户社区;我们持续发挥新丽传媒作为行业领先影视剧制作公司的优势,深化与文娱行业主要发行方和内容制作方的合作。我们相信这些举措将有助于增强公司的竞争优势,为长期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

  在2018年,吴文辉在一次采访中提及“网络文学至少比影视行业领先十年。”而翻看如今的IP改编市场,似乎成了一句预言,《斗罗大陆》《庆余年》《斗破苍穹》《琅琊榜》……网络文学最为辉煌中的十年作品被纷纷搬上了银幕。

  对阅文而言,从2003年起点开始尝试VIP付费走向商业化,从“中原五白”声名鹊起到如今一代新人换旧人,流行式写作依旧长盛不衰,但网文转向专业化和精品化的道路已然有了先行者。

  读者和作者的关系在网络文学中联系越发密切,一代作者的创作引导着一代读者成长,www.51585.com,而读者的审美跃迁和阅历成长又为创作提出了新的需求,2018年,阅文平台上添加了段评和配音功能,开通了角色的粉丝化运营,用户和作者间的互动变得更加密切,读者指点江山,作者又从其中汲取营养。

  2019年,阅文有45部文学作品和27位作家获得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作家协会及各省市作家协会授予的荣誉及奖项。其中六部作品——《大国重工》、《朝阳警事》、《地球纪元》、《魔力工业时代》、《星域四万年》及《燕云台》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评选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作品,成为入选作品数量最多的网络文学企业。

  迈向主流、引导一代人成长,这过去的二十二年缔造了一个怎样的网文时代?而新一代的网文又将走向何方?

  2004年,朱洪志上高三,大综合备考的两个星期,他花了两天背完了所有知识点,他无所事事地望着周围人认真背书,于是掏出了纸笔开始疯狂得写,从早写到晚,写了厚厚两大本,写完了一本小说的大概剧情。转年上了大学,他给自己取了个笔名—“我吃西红柿”(以下简称“番茄”),将这本书命名为《星峰传说》,发到了起点中文网上。

  而在“番茄”还在准备高考的时候,刚过完24生日不久的唐家三少,已经开始写他的第三本小说《善良的死神》,他的前两本书在幻剑书盟成绩不算好,这一本他想换换风格,投给了起点中文网,从3月到7月,160万字的小说,在5月11日正式上架,第二天就追平了他在外站创下的最高订阅记录,第三天更是一开局便突破了往日不可逾越的七千订阅大关。

  时间再转过一年,2007年2月,梦入神机开始写处女作《佛本是道》,一战成名;5月,辰东开始连载自己的封神作《神墓》,我吃西红柿的第二本小说《寸芒》开始了网文界连续多年的独一无二的破记录之旅,月票于2007年4月破了一万,红波绿波蓝波号码表内,成为网文界第一部破万月票的小说。

  正是番茄、三少这一批不断涌入的新作家,让起点在行业竞争中渐占上风。2008年7月,整合起点、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的盛大文学集团正式成立,自此,一个占整个原创文学市场72%市场份额的网络文学行业巨无霸正式诞生。

  同年,天蚕土豆开始在起点连载处女作《魔兽剑圣异界纵横》,此后被誉为网文中“中原五白”的五位作者终于齐聚起点,

  抛去情怀和岁月滤镜加成去看早年这些作者早年间的作品,其中一些经典作品已被现在的内容超越。但这是的的确确又是时代、技术和个人的共同选择。

  而起点的VIP计划和作者签约无疑加速了这一进程:作者在订阅收入分成的刺激下,迸发出了惊人的创作热情,一大批商业作品横空出世,又反向刺激了网站的浏览量和订阅收入呈直线上升,网络写手高额的收益和较低的入职门槛使得越来越多普通的文学爱好者加入职业写作的行列,全职创作和全民写作成为可能。“起点流”带着网络文学一路向前狂奔,在磨合切磋中相互进步。

  唐家三少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写作:“领完结婚证,写《冰火魔厨》。婚礼当晚,送走了客人,洞房花烛之前,更新了当天的《生肖守护神》。女儿出生前,妻子在病房中待产,我坐在她身边不远处写着《斗罗大陆》。”

  曾有业内人士用“可遇不可求”来形容唐家三少,“他既勤奋又懂得打造自己的形象与影响力。”在创作的16年中,除了妻子去世的那几天,唐家三少每天雷打不动地保持着8000-10000字的更新,拥有了自己稳定的读者群体和网文界难以动摇的地位,让唐家三少登上一众网文大神中收入和名气的顶峰,来自于唐家三少极度的自律和勤奋。

  在当时,“中原五白”的成功是网络文学整体产业成长的一个完美缩影,作者与产业相互成就的典型代表。

  北大学者邵燕君对猫腻评价极高,称其以“爽文”写“情怀”,代表了目前中国网络类型小说的最高成就。并誉其为继金庸之后,继承和发展了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中国现代类型小说的传统,并且具有“土生土长”的网络原生性。

  “老猫的书中总有一道‘硬菜’,它既是形而上的命题,又是迫近的人生困惑——在《朱雀记》中,是活着还是不活;在《庆余年》中,是人应当怎样活着;在《间客》中,是公平和正义;在《将夜》中,是自由和爱情;在《择天记》中,是“命运与选择”。”

  在起点的一众大神作者中,猫腻不是粉丝最多的,但却“死忠”极多,大多是认可其价值观和审美的读者。有好事者为以猫腻为代表的几位作家——烽火戏诸侯、烟雨江南、骁骑校、愤怒的香蕉,起了个类似的名号“中原五青”。

  如果说“中原五白”的创作代表了网络文学的大多数,而烽火戏烛火的《雪中悍刀行》,烟雨江南的《亵渎》、骁骑校的《橙红年代》、《国士无双》,愤怒的香蕉的《赘婿》皆是代表网络文学能够走向纵深化、文学化的可能。

  香蕉的《赘婿》一写八年,不过四百万字,是平均更文速度的四分之一。愤怒的香蕉素有写名著的雄心,在这部“练笔之作”中,他尝试了数种类型,重新处理中国古典名著和革命历史小说的主题,甚至不避自身短板,专往难处下手。2018年5月,香蕉的粉丝通过“争榜”将《赘婿》推上了最具人气含金量的起点中文网月票榜冠军,甚而打破了历史纪录,这一完全违反商业规律的“香蕉现象”恰恰显示了网文机制的内在弹性。

  知乎网友@兰陵曾通过唐家三少的作品对网络作品的读者进行过分类:在读者达到一定阅读能力后,自然而然会离开网络小说,转向更为经典或是更为小众的作品,而新生的读者同样也会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

  而在过去十余年撑起网络文学的基本盘的也是正是以唐家三少为代表的读者和作者们,据阅文集团昨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在线总营收大幅增长,在线%。

  发展至今日的网络文学,套路、脑洞层出不穷,以往小众的题材也迎来新发展,而在内容之外,面临更多挑战,同属于娱乐消遣的短视频产业的飞速发展,注意力的争夺、年轻世代喜好的争取都是属于阅文的战场。

  无论是继续稳住基本盘面,还是走向更为广阔的影视领域,网络文学突破类型化、走向广度和深度都是必然的方向。

  随着读者自身阅历增长的必然。当年的读者也已经从学生时代跨入工作时期,从“中二期”成长为一个成熟的青年,更不用说十年往上,已经开始拥有家庭的读者们。

  读者审美的提升必然为网络文学的写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便依旧能够戳中“爽点”,但数十年的工业化和套路化的写作,对不少读者也已经不再新鲜。

  一个更为明显的趋势是“专业化”和“精品化”,二次元写作和圈层写作交织,现实主义和虚拟现实内容交互。

  据阅文集团披露的公告显示——90后新生代作家在阅文白金和大神作家的人数占比达到25%。在阅文看来,很多由90后新生代作家创作的作品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随着其影响力的不断延伸,这些文学作品未来将具有巨大的上升空间。

  专业方向上,“历史类“成果斐然,孑与2的《唐砖》《汉乡》出手不凡,《清客》(贼道三痴)、《宰执天下》(哥斯拉)、《花与剑与法兰西》(匂宮出夢)都走出了”历史研究“的气质。

  而冰临神下的《孺子帝》更是一个意外的闯入者,33岁才开始网文写作,接受过完整的文学理论教育,更是多年担任报纸编辑的冰临神下,在文字和深度上展现了自己绝对的修养。

  医学类写作,《大医凌然》、《手术直播室》一直高挂起点榜单,专业医疗平台“丁香园”曾主动发微博安利《大医凌然》,作者志鸟村也渐渐出了圈,“技术流”的标签在志鸟村身上格外鲜明。为了《大医凌然》的写作,他提前一年多就开始缓慢做构架了,正式写书之前,又用了小半年时间调研,查阅了一百多本医学书籍、参考大量文献资料,又前往医院实地观摩。

  在刺猬公社的采访中,志鸟村说:“《大医凌然》之所以能这么火,除了我创作技巧上有所进步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市场和读者的成长。这个行业发展起来了。虽然按比例上看依然是“小白”更多,“王道”始终是主流。但与此同时,许多被网文浸润的读者长大了,这个市场的“盘子”变大了,就算是小众作品,读者数量也足以让我活得很好。一直以来,我都能感受到网络文学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在他看来,网络文学依旧有着蓬勃的生命力,新作者的不断涌现,脑洞越发丰富,作者们写出了很多过去根本想象不到的东西。

  剑走偏锋的《太上章》以几百万字演绎了《道德经》,知秋的《十州风云志》脱胎于武侠,但极富现代感,被称为“中国式的现代派”、“网文里的恶之花”,这两位成名多年的早期大神,依旧在为网文诸如“精英文学”的气质。

  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立传的《文艺时代》(睡觉会变白),将文艺领域与“娱乐圈文”联通起来。

  更为现实主义的领域中,《大国重工》、《朝阳警事》等入选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原创文学作品。

  将硬科幻经典元素与二次元的人物及叙事风格结合的《异常生物见闻录》、以玩梗。吐槽著称的《从前有座灵剑山》,都是二次元、轻小说领域的极佳尝试。

  三天两觉的《惊悚乐园》在虚拟领域中大放异彩,这篇以“近未来”神经连接游戏为背景的网游科幻小说探讨了诸多人类进入VR时代后的关键性命题,如衍生者(数据衍生的智慧体)的生存权。《修真四万年》中从爽文逐渐走向科幻领域中关于“人”的思考,甚至尝试提出《三体》中“黑暗森林”法则的破解之道。

  阅文方面表示:“每年我们都会对若干新内容题材进行测试,以了解用户喜好。今年脱颖而出的内容题材包括科幻、轻小说、历史以及短篇小说。这些题材的用户流量增长显著高于平台上的其他品类,用户的高满意度以及我们不断完善的交叉推广能力又进一步助推了这一趋势。”

  而屠榜的《诡秘之主》似乎值得拿来大书特书。——《诡秘之主》的成功可以称为起点一个整个阶段尝试的完美节点。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生于80年代,是典型伴随着网络文学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早年是梦入神机的粉丝,也是辰东作品的拥簇者。

  在其从2013年创作的第二部作品《奥术神作》就表现斐然,“以科学解释魔法”的模式,在奇幻异世界重演近现代科学革命,通过近现代科学史上的重要理论和相关故事,演绎“双缝实验”等深奥的物理学实验,展现了科学与思想的真正魅力,使得《奥术神座》成为“知识性写作”的典范。

  2018年,阅文上线年上线的“段评”功能(用户在阅读时即时发表评论与作者互动)为例,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阅文旗下起点读书用户每天使用该功能的用户占比超过50%,边看网文边看“段评”已经成为用户标配。

  在2019年下半年,阅文新增“配音”功能,允许用户选取作品内容配音并上传,其他用户可以对这些配音进行评论,这些平台UGC内容的创造和互动,使得用户社区更加活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单部活跃作品的配音数累计达2万条,这些配音下产生了约14万条对配音内容的评论。

  一位书龄超过十年的读者告诉数娱梦工厂:我觉得这几年起点最好的就是评论功能开的好 ,我每天刷评论聊天比看小说时间还长,还能配音的。

  而群体式的互动造就了另一个奇迹——《临高启明》。《临高启明》堪称群体性创作的典范,缔造者们用了近十年时间,以数百万字的原作及上千万字的同人文创造式的回答者:“一群有准备的“工业党”穿越到明朝,如何共建大业。”这一问题。主创者吹牛者以小说的形式挑选论坛中的群体智慧,在专业知识、历史细节上成就了一个完整的“纸上乌托邦”。

  《诡秘之主》则踩中另一个脚印,互动、游戏的元素在其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克苏鲁与西方玄幻的背景下,采用剧情与游戏化方式讲述故事,用户评论数超过200万,书中7个主要角色的粉丝群数量接近百万。

  作者影响着读者,读者的评价又反哺着创作,网络文学的世界的潮起潮落,一代作者的封神,一代读者成长,读者成为了作者,又继续推动着整个领域持续向前。

  一位书龄超过二十年的网文读者告诉数娱梦工厂:“网络文学深刻改变了我的阅读习惯。它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而作为网文作者,不是风动曾在自己的一篇作品后记中写道:“我感到最高兴的就是,有许多小伙伴留言说对化学或者物理产生了兴趣(尽管这是连半吊子地摊文学都算不上的伪科幻?丢人.JPG),被小林分析质谱拼命努力的样子鼓舞,为他们从错上找解的路中走出而觉得豁然开朗……如果这个故事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好的影响,那么我觉得为这本书连续一个多月的通宵秃头都没什么遗憾了。”

  “在网文作者中,能够引导类型发展的总是极少数,大多数基层作者还是靠写“套路文”吃饭的。这是因为人的欲望总是多层次的,喜新并不厌旧。并且,越沉在底层的欲望越是需要被反复满足的“刚需”。

  网络类型文就是它的创造者们心理欲望模式的文学延伸。网络文学发展的20年,正是中国重大的社会转型期。人们的渴望与焦虑、失落与茫然,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丰富的巨大的难以名状的情感不但是网络文学的内容,也直接催生了其形式,这些高度细分的、层出不穷的类型文是人们心理变化的文学表征,那些“爽文套路”是人们“心流”流过的通道。网络文学全面细致地展现了中国人20年的心理历程,一部网文类型史,也是一部国民心态变迁史——这一点,其他艺术形式没有做到,传统精英文学也没有做到。网络文学做到了。”

  1、邵燕君、高寒凝主编,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中国网络文学20年·典文集/好文集》,漓江出版社有限公司;